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香港明报遭遇邮包炸弹:10克炸药威胁新闻自由

内地新闻 时间:2019-01-23 浏览:
■ 一个小小的邮包炸弹,在视新闻自由为发展基石之一的香港,激起了远非10克炸药能制造的轩然大波。 11月7日,位于香港柴湾嘉业街18号的香港《明报》报社一切如常。然而,一束玫瑰的出现改变了这看似平常首起震惊全港的报社邮包爆炸事件在这里发生。 想不到

  ■ 一个小小的邮包炸弹,在视新闻自由为发展基石之一的香港,激起了远非10克炸药能制造的轩然大波。

  11月7日,位于香港柴湾嘉业街18号的香港《明报》报社一切如常。然而,一束玫瑰的出现改变了这看似平常——首起震惊全港的报社邮包爆炸事件在这里发生。

  “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明报》行政秘书兼总编辑私人秘书杨宝珊,因为拆开了那个邮包而一下子成了新闻人物。事后回想起来,她仍然有点惊魂未定。

  当日下午2时左右,《明报》收到一名男子送给“总编辑”的一束玫瑰花和一件类似礼物的小包裹。

  杨宝珊告诉记者,在接待处,她看见一大束玫瑰,旁边还有一个胶袋,礼物用粉红色花纸包裹,上面贴了张小字条写着“总编辑”,但没有落款。杨宝珊小心翼翼地拆开礼物,发现里面有一张写有恐吓字句的信。

  “报馆偶尔都会收到一些表达不满的信件,我看完整封信后并没有放到心里,转而打开小盒,谁知‘砰’的一声,小盒突然冒出好大火光,喷出一些黑色粉末,烟雾弥漫。”一时间,杨宝珊下巴、上唇顿感灼痛,右眼更感到模糊。

  不到10分钟,大批警员即赶到现场,封锁整幢大厦、护送受伤者到医院就诊,同时禁止任何人出入,登记离去人员名单,检视现场物证……

  “我是在乘坐的士返回报社的途中,突然收到总采访主任刘颂阳的电话,才知道这件事的。”《明报》总编辑张建波回忆说,当他赶回报社时,秘书办公室及旁边的会议室一带已经封锁。

  在香港过去20多年中,除了1999年《太阳报》曾接到炸弹恐吓电话外,还没有哪一家报馆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明报》顿时成为关注的中心。在张建波看来,这一违法行为,是对整个行业的威胁,如果真的是因为新闻得罪人,而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些人是绝对不容于香港社会的,因此《明报》决不会向恐怖行为妥协退缩。

  由于事态严重,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闻讯后马上表示:”警方一定会追查到底……”香港特区保安局长李少光也表示:“绝不容忍任何不法事件影响新闻工作者。”

  在对现场的勘查中,警方发现,爆炸物虽然制造粗糙,但却出于精心准备——珠宝小盒内安置一枚9伏电池,配有不足10克炸药,正因为炸药量小,现场拆开“礼品”的职员才没有受到致命伤害。但是,根据现场调查,警方只能先锁定送花嫌疑人,试图从这里打开突破口。

  然而,《明报》遇袭案发第二天,送花嫌疑人就主动曝光。但令人失望的是,这位嫌疑人只是负责送花的花店老板邝国强。

  邝国强向记者道出当天的事件经过:邝国强把花束及礼品送到《明报》后,当晚看电视新闻知道自己居然成了警方急欲寻找的“炸弹狂徒”!

  “我于是马上打电话到警署,说我就是送花去《明报》的人。”邝国强说起这段既熬人又紧张的经过,大叹冤气缠身。

  “我平时记性不错,但这次偏偏没有留意他长得什么样子。”邝国强的妻子回想起那天卖花的情景,只记得买花者戴着头盔,身材高大,要抬高头才看到面,那人甚至没有留下姓名及电话,即已不知所终。

  邝国强夫妇最终证明与《明报》邮包炸弹无关,却把更大的悬疑留给了警方。惟一幸运的是,他们好歹让警方对疑犯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于是,一名身高1.8米、穿黑色上衣及牛仔裤,戴黑色、前面有白色间条头盔的男子就这样出现在在警方的协查通报中。

  事件中的主角《明报》由著名武侠小说家金庸及友人于1950年代末创办。1992年,金庸把报章控制权转让出去;后来,马来西亚富商张晓卿购入报社股份,成为《明报》企业最大的股东。

  炸弹恐吓案后,由于案件的侦破还没有头绪,各界对案件缘由的猜测也是五花八门,《明报》的编辑和记者更是议论纷纷。

  警方在现场收集的恐吓信的内容是:“总编辑、社长:你们这一群人渣,在10月中做的好事,不用多讲你们也心知肚明,现送你们一份小礼物及给你们3天时间,用《明报》之身份捐3000万进公益金之户口及在报张章上刊登收据,你亦可当作一封开玩笑的信。但是你记得所有后果及员工之安全由你这人渣自负。3天3000万,请以后你们也不要做这些事情,否则下次罚得更加利害好自为之。”

  《明报》侦查组记者陈先生则说,在10月份的调查报道中,没一宗涉及黑社会。陈先生还透露,过往也收过恐吓信,不过只属没有具体行动的“无厘头”恐吓。

  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明报》高层员工跟记者透露,《明报》10月中可能引起个别人士不满的新闻不多——只有10月9日见报的,有一篇报道食物环境卫生署一支洗街队蛇王偷懒;10月12日,一篇报道指深圳一名女子遭同居香港男友毒打;10月14日有一篇涉及黑学生的报道,但几宗报道的照片都模糊了当事人的面容。

  香港城市大学犯罪学课程主任黄成荣认为,根据恐吓信,矛头似乎是对高层的控诉,事件可能跟报道扯不上关系。他说,凶徒部署精密,仿佛一定要给《明报》一点教训:“对方真的放了炸弹,誓要证明他有能力伤害你!”

  另一方面,亦有业界人士分析,事件也可能与财务纠纷有关。因为10月份该报的相关企业“万华媒体”于主板上市,该股上市后除了首两天外,其余时间均反应平平,可能会令一些买了股票的人怀恨在心。

  香港当地报业竞争激烈,但在对待此案件的立场上,各报社表现出空前的一致和团结。除极个别报社外,几乎所有报社均在头版头条位置重点报道《明报》的邮包炸弹案,表示支持。很多读者、传媒同业还以传真、电邮等方式向《明报》表示慰问。

  11月10日,《明报》收到邮包炸弹及恐吓信的第3天,亦即恐吓信提及3天限期的期满之日,香港特首曾荫权罕有地专程到访《明报》编辑部。

  在与杨宝珊合影后,曾荫权还在杨宝珊贴在墙上的纸条上写了一句话:“With great admiration of your courage十分欣赏您的勇气。Donald Tsang(曾荫权的英文名)”。他鼓励员工要坚强工作,“愈是环境困难,愈要坚强”。

  事发至今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为了防患于未然,警方除了多次到《明报》勘查现场,还指导加强各项安全措施,包括邮件检查,报社职员佩戴身份卡等等。虽然《明报》大厦明显加强了保安,但记者看到,报社职员大多不担心人身安全,反而热衷于讨论谁是凶手。

  当然,现在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到了香港警方身上。不过,几天前,香港警方也表示,警方目前正循三方面入手,但要多些时间调查。这似乎透露出警方已经掌握了案件的一些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