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权健事件最新消息:束昱辉被批准逮捕 权健事件始末详解

海外新闻 时间:2019-01-17 浏览:
据天津日报官方微博1月14日消息,记者从检察机关获悉,2019年1月13日,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对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束某某等16名犯罪嫌疑人,经审查证据材料,告知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并讯问犯罪嫌疑人后,以涉嫌组织、领导

  据天津日报官方微博1月14日消息,记者从检察机关获悉,2019年1月13日,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对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束某某等16名犯罪嫌疑人,经审查证据材料,告知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并讯问犯罪嫌疑人后,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依法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2018 年 12 月 25 日,丁香医生一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将权健推上了风口浪尖。权健称是诽谤,还发了律师函。对此,丁香医生在微博回应: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

  2018 年 12 月 27 日,针对权健是否涉嫌夸大宣传、非法传销,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联合调查组介绍,经前期工作发现,权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已于 2019 年 1 月 1 日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 1 月 2 日,对在权健肿瘤医院涉嫌非法行医的朱某某立案侦查。同时,相关部门依法查处取缔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定的火疗养生场所、开展集中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行动。

  截至 1 月 7 日,已对束某某(男, 51 岁,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等 18 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 2 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相关工作正在开展中。“ 51 岁的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指向的正是权健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束昱辉。官方披露的这一最新进展,也打破了之前外界关于束昱辉跑路的传言。

  资料显示,权健实控人为束昱辉,其投资版图广阔,旗下有 36 家公司,其中 3 家肿瘤医院,还涉足房地产开发、参股银行等,同时还拥有一支中超足球队大连权健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自媒体丁香医生发表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揭了权健的盖子。

  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

  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局长陈学军表示,上海正从虚假宣传、加盟点管理、商品质量等多维度调查辖区内权健加盟店(点)。且已联系权健总部,启动溯源调查。

  已对束某某(男,51岁,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

  12月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

  12月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今天晚间的最新消息,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百亿保健帝国的“破绽”,也隐隐带出了一条天津保健品行业的传销线年中国居民消费发展报告》,报告预计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205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4.8亿左右;2018健康管理蓝皮书则算账说,我国保健品市场2005-2015年的平均年增速为13%,位居世界第一,2020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800亿元。

  两组数据说明了啥趋势?中国逐渐进入老年化社会后,盯住老人钱包的人又多了起来。

  这些年,养老院建了一个又一个,老年旅游火得一塌糊涂,保健品市场自然也不差。而且不得不说,由于保健品的商品特性,非常适合于直销模式。毕竟,很多老人容易轻信于人。

  商务部网站显示,从2006年2月22日,自雅芳(中国)有限公司获颁国内首张直销牌照至今,商务部一共发放了91张直销牌照,其中8张给了天津的企业,这些企业的主营业务均是保健品生产与销售。

  包括权健在内的这8家天津企业,也有个共同点他们或者受到过媒体和公众的违规销售质疑,或者因为违规销售受到过相关部门的处罚。

  比如金士力佳友(天津)有限公司,在2006年10月27日成为国内第10个、天津第一个拿到商务部直销牌照的企业。今年上半年,天津市北辰区市场和质量监督局接到几十起投诉,称金士力佳友公司以多层次计酬的方式骗取投资人投资门店,最后修改方案拒绝返款,共涉金额数千万元。

  而天津尚赫保健用品有限公司取得的则是全国第21张直销牌照。最近几年,尚赫公司多次因涉嫌夸大产品疗效、高提成诱惑、多层次计酬、跨地域经营等问题受到媒体质疑。

  2013年,天津康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获得第38张直销牌照,多年来因销售方式涉嫌“拉人头”,先后被徐州、青岛、海口三地工商部门查处。

  再看获得第64张直销牌照的天津铸源健康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去年在山东多地的门店亦被查处。其中,菏泽市郓城县市场监管局曾发布通告:铸源公司金旭凯旋城店涉嫌通过购买产品成为会员,通过发展人员组成网络,奖金分为静态奖和动态奖,销售方式违规

  什么是直销与传销的界线年颁发的《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按条例规定,若以上企业确有以拉人头、多层次计酬的方式牟利,则均有传销之嫌,但现实是,并非所有企业都受到了处罚。

  天津的静海区和武清区,都是传销势力相对猖獗的区域。据公开报道,2008年至2014年,单单是静海区,工商、公安机关累计集中开展打击传销行动近400 次,累计取缔传销窝点1300个,解救被限制人身自由人员300名。而这次权健事件曝光的次日,静海区政府发文,要求全区保持打击传销高压势态。

  但是,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天津的传销却屡禁不绝。为啥?反传销人士给经济ke也介绍了一些原因:从地形来看,天津的郊区主要由农田和民宅组成,对于传销组织来说,这样的环境便于隐匿,也便于监禁;而静海东邻天津滨海新区,武清以西则是北京通州区,这些地区出现在招聘网站时,容易引诱着急找工作又不了解情况的大学毕业生。

  基于上述种种,在中国传销版图上,天津“北派传销重灾区”的名头也就当之无愧。

  在获得商务部直销牌照的8家天津企业中,天津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绝对算得上是“明星企业”。

  根据全国工商联2018年8月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该公司的母公司天狮集团有限公司排名第214位,在天津民营企业中高居第三,其董事长李金元被称为“津门首富”。

  按照天狮公司官方的描述,农家少年李金元14岁就在油田打工,从贩卖豆饼的第一代“倒爷”,到开塑料厂、面粉厂的民营企业家,直至现在拥有亿万身家。现在,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公司。

  2015年,李金元带着6500多名员工去法国旅游,在戛纳和摩纳哥的79个四星、五星级酒店定下4760个房间,总共租用了146辆游览大巴。超级旅行团还潮水般涌进老佛爷百货,百货公司甚至为他们专门开设一层楼退税。这次法国行,共计花了李金元1300万欧元。

  生活也不总是奢华,还有其他。其中最著名的一起案件,发生在云南省楚雄市。2018年2月10日,楚雄市开发区发生一起命案,警方查明,这是一个传销组织窝点,被骗入传销组织的张世才勒死了他的“监工”王关平。事后该组织的头目供述,组织名称为“天津天狮”。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

  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认为,近15年,以“天津天狮”名号开展传销活动的北派传销组织,是我国分布最广、最具暴力性的传销派别。李旭介绍,我国传销有南派、北派之分。相对而言,诸如“1040工程”之类的南派传销,强调以资本运作为名的自愿式洗脑;北派传销则在洗脑过程中常伴有非法拘禁、殴打等形式的暴力控制。

  不过,天狮公司向来拒绝承认自己与传销组织有任何关系。今年9月11日,该公司网站发布公告称,假借与天狮公司合作、对外宣称是“天津天狮”或“天狮生物发展”而进行的欺诈、传销活动,其实际业务均与天狮公司无关。

  “那些人打着天狮的名号搞传销,是假天狮”,天狮集团大中华区公共关系部经理石爽说,其集团下属的直销企业全称为“天津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而从事传销的假天狮自称“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两者有两字之差。

  不过,公开可以查询的工商注册信息却显示,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宝兰,同时也是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董事。

  同样做保健品,权健模式几乎是对天狮的复制:用中医概念将产品进行包装宣传,再通过一层层人际网络进行销售。

  权健创立至今,不断有天狮高层跳槽到权健担任重要职务。几年前,天狮副总吴益群跳槽权健,作为元老级成员,吴益群对天狮的盈利模式了如指掌,这对当时正在复制天狮模式的权健帮助极大。权健官网显示,2017年权健直销业绩176亿元,高居行业第4位,已经远远将天狮抛在了身后。

  事业发展迅速的权健还进军足球行业,买下当时处于中甲的天津松江足球队,将其更名为天津权健,一口气投资6亿元,于次年升入中超,并大手笔买下多名国内外知名球员。权健陷入舆论风波后,该足球队的微博一时间也被愤怒的网友攻占,有些言论甚至将其称之为“人血馒头足球队”。而在买下天津松江之前,权健曾希望投资冠名天津老牌足球队“天津泰达”,当时也有不少当地球迷反对,后无果。

  束昱辉还拥有诸多头衔:“中国自然医学领军人物”、“人类健康特殊贡献奖”、“特效医术名医”、“推动自然医学领域发展最具影响力领袖人物”。。。。。。听上去都是不知道哪儿颁的奖。

  权健目前拥有保健食品13种,其中9种都并非自行研发,而是其他公司转让的。

  2013年8月7日,权健拿到了第40号直销牌照,2017年6月5日之前,其合法直销区域只有天津一地。而早在2012年,就有人以权健的名义从事传销活动并被判刑,但权健本身一直安然无恙,并且规模越做越大

  12月26日,“丁香医生”曝光权健的第二天,权健直销体系加盟商大会在总部正常召开,可容纳2000人的会场人满为患。

  现场情况如何,我们或也可借“丁香医生”公布的一些视频影像想象一二在权健公司此前组织的经销商团队培训中,有人在台前朗诵了这样一首诗:

  我们是高尚的因为我们把大爱撒播人间我们是高大的因为我们把家族的命运改变 让我们紧跟束总携手权健把这面光辉的旗帜插遍全球共同创造人类美好的明天而现在权健最担心的,恐怕是自己的明天了。

  2018年末,丁香医生以一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将权健传销式的销售模式、“没有不能治的”保健品揭露在公众面前。

  2019年1月13日,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束某某等16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被依法批捕。

  苏女士的女儿程玲锦(化名)在南京上大学,得知这种说辞之后非常气愤,转发了很多关于权健的报道给妈妈。“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新闻报道了就是真的吗?”苏女士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程玲锦告诉记者,除了骨正基鞋垫和火疗,他们一家还长期使用某品牌一万元一台号称能够治病的净水器,仅此一项就花费十万元以上。

  事实上早在2005年,原卫生部就明确要求涉水产品不得宣称任何保健功能,但在苏女士看来,能治病的饮水机“该花就得花”。

  “最近我妈又突然跑到香港参加一家保健品公司的年会,还想买两张保健床垫,我妈觉得保健就是要长期用才能看出效果,她就信这一套。”

  苏女士之所以愿意花高价买保健品和保健器具,很大程度上是相信了销售人员的说辞。

  很多保健品推销正是抓住了消费者相信“食疗”“调理”的心理,将产品具有的作用扩大,价格也水涨船高。比如某品牌“会员价仅1300元”可以治疗癌症的饮品。

  根据中国的《保健(功能)食品通用标准》,“保健(功能)食品是食品的一个种类,具有一般食品的共性,能调节人体的机能,适用于特定人群食用,但不以治疗疾病为目的。”说明书中也不能出现“有效率、成功率”等字眼。

  2018年5月15日,四川省宜宾市筠连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接到投诉:一曾姓老年人在巡司镇光明街17号名为“紫薇星”的店铺购买了保健品后,停用了服用多年的高血压药物,以至脑梗塞复发。

  现实中,手中有存款又不希望生病拖累儿女的老年人已成为保健品推销的目标人群。

  很多保健品公司会通过街头问卷调查、组织免费体检、免费领取小礼品等各种手段,获取老年人的联系方式和家庭、疾病情况。之后上门拜访、嘘寒问暖甚至旅游、参观邀约随之而来,直至最后用各种效果未知的保健品套走老人大量金钱。

  四川有同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柄尧向记者表示:“这种行为涉嫌虚假宣传,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可以申请所购买保健品价格的三倍赔偿。”

  某国内行业领先的直销公司奖金计划中,允许销售人员兼得多项奖励。例如,第一项为零售利润的20%,第二项为销售折扣10%(即直销员可以获得自己发展下线的业绩分成),此外还有超额奖金12.5%等。

  江苏淮安的姜女士曾经是上述企业的一名销售人员,她在一个笔记本上记录了接受培训时学到的内容,其中包括“他们反对是因为不了解,了解到产品好处的人不会反对”的定心丸;“你不是在为自己,而是在为家人的幸福努力”的激励;还有“三年买车五年买房年入XX万”的愿景。

  奖金制度决定了每个销售人员要大力发展下线。当时,姜女士辞掉了原来的工作,把正在备战高考的女儿一个人留在了出租屋,每天去参与培训。即使如此努力,一年半过去姜女士也只拉到一个下线。上线不断鼓励她继续投入,仿佛成功就在眼前。数万元存款变成大把大把的产品囤在家里,所谓的产出却一直没有到来。

  2017年5月,忍无可忍的丈夫和姜女士大吵一架,经过家人等多方劝说,再加上高考在即的女儿反对,姜女士终于退出。

  当初拉她加入的“经理”偶尔还会劝说姜女士回归,而姜女士不愿意再回忆那段经历。她说:“当初投入越多就越停不下来。后来知道其实全都是骗人的,根本赚不到钱”。

  美国直销杂志《Direct Selling News》公布的2018年度“DSN年度全球直销100强榜单”显示,中国共有22家直销公司上榜。

  除了虚假宣传,22家公司很多也都曾陷入传销争议。财经评论员远山指出,“直销行业存在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多层直销的泛滥。”

  拥有7000家火疗馆和200亿业绩的权健帝国已经风雨飘摇,下一场风暴又将何时降临?